律师咨询电话
办案体会

新《检察院刑诉规则》对辩护的五点启示

发布人:杭州刑事律师    发布时间:2020-10-09 16:25

  新《检察院刑诉规则》对辩护的五点启示

  最高人民检察院于2019年12月30日公布了《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以下简称《规则》)并于当日实施,在检察院阶段的刑事辩护,也面临着新的辩护变化,同时也存在着新的机遇。

  一、“捕诉合一”机遇与挑战

  《规则》第八条规定“对同一刑事案件的审查逮捕、审查起诉、出庭支持公诉和立案监督、侦查监督、审判监督等工作,由同一检察官或者检察官办案组负责”归结起来就是,负责批捕的检察官,以后就是审查起诉和出庭公诉的检察官。鉴此,辩护意见要兼顾层次性与前瞻性。

  (一)在提交“不予批准逮捕”的律师意见时,要具有前瞻性。基于当时掌握的当事人的供述与辩解的有限证据的情况下,不能把话说死。根据案情,在提出不构成犯罪,或者罪责较轻的证据时,要考虑案件侦查的今后的发展方向,对于无法改变的事实,要充分阐述,一以贯之,对于可能通过补充侦查的证据,不能具体点明,防止成为后期补充侦查的要点,最终对当事人不利。

  (二)在审查起诉阶段,提出辩护意见要考虑层次性。要与审查批捕的辩护意见基本精神要一致,对于阅卷以后发现的有利证据,要进一步阐明,对于发现的不利证据要进行,分析、解释与辩解。总之审查起诉阶段的辩护意见要比审查批捕的辩护意见要更加全面、更加深入、更有说服力。展现出层次性。

  (三)当事人被批捕以后,如果想要改变主办检察官处理惯性,要合理运用第七条“检察长不同意检察官处理意见的,可以要求检察官复核,也可以直接作出决定,或者提请检察委员会讨论决定。”向检察长反映辩护意见。这时如果有新的理由,则更容易达到目的。

  二、申请调看录音录像

  《规则》第七十五条,检察院对调取审讯同步录音录像的情形作了新的规定,而这些情形,并不局限于非法证据的范畴。

  (一)标准放宽。仅仅需要存在非法取证的“可能”就可以,并不需要十分确切的依据;

  (二)范围扩大。不仅仅局限于“非法证据”,还扩大到“违反法定程序”,甚至只要辩方提出“笔录内容不真实”的客观性异议,就可以调看审讯同步录音录像。

  (三)规定了“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该条第二款“人民检察院调取公安机关讯问犯罪嫌人的录音、录像,公安机关未提供,人民检察院经审查认为不能排除有刑讯逼供等非法取证行为的,相关供述不得作为批准逮捕、提起公诉的依据”(《规则》新增)的规定,公安机关对录音、录像举证不能,还要承担举证不利的后果。

  因此,辩护人可以从证据的合法性和客观性两个方面入手,积极向检察官提出调看审讯同步录音录像的申请,以对笔录进行充分的审查。

  三、逮捕以必要性审查

  《规则》要求对报捕的有犯罪事实的人的社会危险性条件进行严格的审查,否则不能逮捕。第一百三十五条第二款规定“依据在案证据不能认定犯罪嫌疑人符合逮捕社会危险性条件的,人民检察院可以要求公安机关补充相关证据,公安没有补充移送的,应当作出不批准逮捕的决定”,对于一般的在十年以下量刑的案件,如果属于初犯,社会危险性不大的都可以争取不批捕。在实务中,对于从犯,已经如实供述了,辩护人可以围绕着“社会危险性”提出不批捕意见。

  四、羁押必要性审查

  (一)程序更简便。直接由审查批捕的检察官负责,不必联系其他人。

  (二)时间提前了。取消了原来需要在逮捕一个月后才能提出的限制。

  (三)明确了标准。《规则》第五百七十九条规定了应当提出释放或者变更强制措施的有四种情形,第五百八十条规定了可以提出释放或者变更强制措施的十二种情形。概括地说就是,可能无罪、可能刑期倒挂、符合缓刑、免刑条件及取保候审和监视居住条件等。

  五、量刑建议的调整

  认罪认罚案件在审判阶段辩护人可以提请检察院调整量刑建议。《规则》第四百一十八条规定“对认罪认罚案件,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人民检察院的量刑建议明显不当向人民检察院提出的,或者被告人、辩护人对量刑建议提出异议的,人民检察院可以调整量刑建议”

  辩护人在认罪认罚案件的办理中,要全程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不能在审查起诉阶段达成量刑协议了事,而必须在审判阶段继续积极辩护,挖掘辩点,发现在审查起诉阶段达成的量刑意见不当时,大胆地提出来,并依据此条要求检察院重新提出认罪认罚的量刑建议,也可以建议人民法院对量刑建议进行调整,以改变“一认定终身”的被动局面。

  总之,新《规则》更加体现了司法文明,也对辩护律师的提供了更大的辩护空间,只要辩护律师深入研究案情,全面挖掘辩点,抓住恰当的程序时机,提出辩护意见,就可以有所作为,为当事人争取到最好的处理结果。

上一篇:“递进式”辩护收奇效,当事人提前获自由       下一篇:时间紧、阻力大,调整思路、终获取保